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题报道

藏传佛教——相伴藏人的慈悲与智慧

2016/10/18 9:22:42      点击:
  西藏很早就有在原始自然崇拜基础上形成的苯教,苯教一直发展到吐蕃中期,佛教才由印度、尼泊尔及唐朝等地传入。此后,佛教在西藏取得较大发展。这一时期,佛教和笨教相互借鉴,但更多的是相互争斗。吐蕃的灭亡,佛教再度兴起西藏,在各教派间一系列的相互斗争中形成了可观的规模和影响力,最终汇合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在13世纪中叶开始向蒙古和内地流传,为藏、蒙、土、裕固、纳西等民族信奉的藏语系佛教。汉语俗称“喇嘛教”。
  释迦牟尼三转法轮,指的是宣讲小乘佛教、大乘佛教和密乘(也称金刚乘)。这三大传教就是把他自己领悟的世间和超世间一切知识传授给弟子。后来弟子们将它整理成册,这就是至今还在藏区完整保留着的教言集《甘珠尔》的全部。它包括戒律、伦理学、管理、哲学和密修法。但所有这一切如果凝聚成一个字,那就是“爱”!
  吐蕃时期佛教的大乘教逐渐传入了西藏。后来著名的莲花生大师又把密教传到西藏。(直到一位叫朗达玛的灭佛运动,此前叫前弘期。朗达玛死后佛教又逐渐兴起,叫后弘期。)到20世纪初,佛教大师阿底峡尊者应邀到西藏。在他的倡导教化下,佛教在西藏形成了新的更加完备的传统并传遍藏区。阿底峡在古格地区修建了许多寺院,并发展了释迦的爱的教义,具体地说,就是慈悲、爱、怜悯与和平,从对众生无限的慈爱中获得生命的最终解脱,阿底峡对藏传佛教以及藏族人民今天的性格所给予的影响或许比任何人都强烈。之后教派分化,噶玛噶举派噶玛拔希的转世灵童攮迥多吉被认定开始,藏传佛教有了活佛转世制度,并逐渐在其他教派中兴起,萨迦高僧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及其他教派的一些高僧大德,又把非常民族化的藏传佛教传到蒙古及周围一些民族和地区。宗喀巴因改革教法和整顿戒律而形成新的格鲁派,即后来俗称的黄教,并出现以达赖和班禅为主的有众多活佛转世的系统。到五世达赖,它依靠军事稳住了西藏的世俗界,并在原有的建筑基础上设计和建造了一座历史的丰碑——布达拉宫。至此,政教合一的局面终于形成,布达拉宫成了西藏地区的宗教和政治生活中心。

    

  藏传佛教有两个主要特点:

   一、比较完整地接受了佛陀的教义。虽然藏传佛教属于大乘教,但它并不轻视排挤小乘佛教。因为大乘佛教都是应机较化的方便法门,没有一样无价值,所以藏传佛教坚持大小乘教并重,显密双修。
  二、藏传佛教吸收了佛陀教义的精华。“天上有日月,地上有两宝”。地上两宝指的就是佛教的两大精华——密法和性空正见。
  密法是佛教的精华,宝中之宝,是解脱成佛的最高法门,站在显教菩萨乘理论的最高顶点上,才会认识到要彻底证悟无上菩提,必须依靠金刚乘这个佛陀在显法中从未透露的玄机妙理。故宗喀巴大师说:‘金刚乘比佛更稀有珍贵’。
  智慧正见是佛教的灵魂,但由于正见不属于世俗感知经验的范围,使用符号语言和抽象概念性思维,在理解上有相当大的难度。因而,佛教内部对真谛性空的理解上就产生了分别派、经论派、唯识派、中观派等哲学层次。”(引文据多识活佛《爱心中爆发的智慧》序言中删录)
  以上两个主要特点以及独特的活佛转世制度,构成了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最大区别。
  西藏很早就有在原始自然崇拜基础上形成的苯教,苯教一直发展到吐蕃中期,佛教才由印度、中原唐朝及尼泊尔等地传入。此后,松赞干布修建大、小昭寺,赤松德赞兴建桑耶寺并大力倡佛,使佛教在西藏取得较大发展。这一时期,佛教和苯教相互借鉴,但更多的却是此消彼长的频繁争斗。9世纪中期,吐蕃的灭亡致使佛教在西藏的力量大大削弱。百余年后,佛教再度兴起于西藏,即所谓佛教在西藏的“后弘期”。在兴起过程中,因师承、典籍及教义等诸多不同而使得佛教教派林立,教派在发展及相互斗争中均形成可观的规模和影响力,并最终汇合并形成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在历史的不同时期均对藏族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还先后传入尼泊尔、不丹、锡金、拉达克等周边邻国及邻境。本世纪初,开始传入欧美,分别建有传教中心或藏传佛教研究机构。 

  藏医学中的最早的疾病、第一味药物和第一位医生
  藏医药学中的第一个病体是人;最早的疾病是消化不良;第一味药是开水;第一位医生是梵天。
  人类历史似乎确实有过“黄金时代”,在藏医学有关论述中,在黄金时代生活的人类,并不摄取食物或类似食物的东西,而是依靠“三味”存活的。“三味”是什么呢?简单说,就是沉思冥想的极乐!那时候,没有太阳,没有月亮,当然也没有星星——因为人类本身就会发出光亮。不论哪个时辰,都没有任何的语言和声响,人类体态优美、丰满自如,而且有奇迹般的力量——在空中飞翔,可以到达任何美丽的地方,什么都不需要,因为一切都拥有了,没有食物、没有疾病、没有忧伤——一切是无比的愉悦、清净、空寥!
  然而,为什么会失去这一切呢?
  有一天,一位男子由于前世孽缘而捡起地上的一种“泥皮”吃了下去,这“泥皮”现在在草原上还可以见到,是草皮和泥水长期淤结而成的苔藓类的东西,瘫在地表上,柔软、滑腻、还有点光泽,其实藏药中它也入药用。当这位男子吃下去后,很快,他的肠胃开始巨痛,病得十分厉害,痛苦难忍。所有的人束手无策,因为从来没有这样的“事件”发生过,也就是从来没有人有过“疾病”,他悲叹、痛哭。身上的光亮也渐渐微弱下去了。
  婆罗门知道了,他非常同情,他回忆起佛祖讲过的医书,这种痛苦好象是“消化不良”,要喝开水可以治疗消化方面的疾病。于是,嘱咐那个病人去喝开水,果然病就好了。
  因此,他们认为,最早的疾病是消化不良,而第一个病体是人,最早的药是开水,第一位医生是梵天。

  藏医药最初是怎样萌发出第一支绿叶
   “有毒就有药”——这是最早也是最科学的藏医论断,带着明显的朴素唯物主义的逻辑。学者们推断,这个论断产生的时间大约是在公元前4世纪,同时,藏族先民们也懂得了采用植物、动物、矿石、食物作为药物治病或解毒。藏医药的雏形已经开始形成了。
  聂赤赞普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个藏王,在他执政的公元前246年到以后的二十七代共五百年间,社会稳定,藏医药相应地得到了发展。
  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初,人们学会了酿酒和提炼酥油,也知道了酒和酥油能治病。佛教传入西藏大约在公元254年,藏医药随着佛教的理念而更“丰满”了。
  松赞干布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的藏王,他的妃子文成公主从老家长安带来了许多书、人才和技术,藏医药融入了新鲜的血液,并有了自己初步的理论和实践体系。
  后来的金城公主也嫁给了另一位藏王。同样,她带来的一些医学著作、医生和藏汉医药之间奇异的交融。
  到了公元8世纪至9世纪,藏医始祖宇陀?云丹贡布把藏医药发展推进了一个新的阶段。他写了直到今天依然光芒四射的《据悉》,即《四部医典》(也叫医学四续)而流芳百世。莲花生大师到西藏后,也写了几部医学著作。之后的公元11世纪到公元19世纪,许多大师们前仆后继,著述立说,使藏医药发展如攀山一般,始终向着一个顶峰。
  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是:在17世纪中叶,拉萨的药王山上建起了第一个藏医学院——“利众藏医学院”。 
  1883年至1963年,是西藏一位医学大师钦绕诺布生活的时代,他的后半生,也是西藏解放的初期,藏医药得到了较大的发展。
  今天,藏医药更加发扬光大。我们身边还生活着强巴赤列、措如?才郎这样的医学大师,而且,藏医药依靠现代的科学技术和先进设备,更走向了世界,救死扶伤,解救人们之病痛,这也更大程度地实现了历代藏医药先圣的夙愿。